(function(i,s,o,g,r,a,m){i['GoogleAnalyticsObject']=r;i[r]=i[r]||function(){ (i[r].q=i[r].q||[]).push(arguments)},i[r].l=1*new Date();a=s.createElement(o), m=s.getElementsByTagName(o)[0];a.async=1;a.data-privacy-src=g;m.parentNode.insertBefore(a,m) })(window,docu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57433109-13', 'auto'); ga('send', 'pageview');

新型活动课程

有人认为,<课程计划>中的活动课程,不过是杜威实用主义的“活动课程”的翻版。事实上,二者不是一回事。杜威的“活动课程”有其特定的内涵。即“活动课程称‘经验课程’、‘经验本位课程’,‘生活课程’、‘儿童中心课程’。从儿童的兴趣和需要出发,以儿童的活动为中心,为改造儿童的经验而设计的课程”。杜威这种活动课程是针对分科课程而言的。认为分科课程这种分科的单一教学形式,只能教给儿童机械的、孤立的死知识,忽视儿童自身的兴趣和需要,违背了教育宗旨。认为“教育即生活,教育即生长,教育是经验继续不断地改造和改组”,教育要从个人的生活经验出发,并为个人不断扩充生活经验而提供生活环境。因此,他主张为适应儿童的需要和接受能力,组织不同内容和形式的“活动作业”,认为只有通过活动课程获得经验,才能克服分科课程那种分科弊端,使儿童认识完整的事物,更好地适应社会生活。因而杜威主张以“活动”为核心来设计学校课程。他的追随者们甚至完全以“活动课程”代替“分科课程”,彻底否定了分科课程,显然这种活动课程与<课程计划>中的活动课程,即我们所说的新型活动课程不是一码事。再说<课程计划>中的活动课所占比例不大,在“五·四”制中占课时总量的11.73%,在“六·三”制中占课时总量的13.95%,根本谈不上以“活动”为核心来设计学校课程。

2016-04-12T13:56:56+00:00
网站使用cookies技术来保障用户信息和访问记录,继续使用本网站需要同意数据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