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学的问题意识

人类对于对象世界的认识解释总是以一种有限的框架去对无限时空中生生不息的对象世界予以框定,唯其无限,才只能以这种有限的方式去把握,否则世界无以认识,而一旦框定又只能是对无限世界的割裂、剖分与固着,失却广其无限发展的本态和解释方式的无限多样性。人类的这种认识、把握、解释只能通过解释实践的无限的试错件而永远趋于接近世界本身的过程之中。在伽达默尔看来:“人类生活的历史运动在于这样一个事实,即它决小会完全束缚于任何—种观点,因此,决不可能有真正封闭的视野。”文学像其他所有学科一样,不可能拥有同定不变的本质,这就是解释学给我们的深刻启示。

为什么?因为在文学研究中,任何一个研究者、解释者,任何一个共同体(作家共同体、读者共同体、批评家共同体)都不可能以清明无染的“白板”状态去“忠实”地反映生活、表现生活.或映照文学作品本身,而必然以一种前理解状态或前理解构架进入理解与研究。也就是说,他(他们)必然已经先在拥有某种关于文学的理念、范式、话语、范畴(不管他自己是否自觉意识到).并只能依照这种框架来理解和解释文学。不懂某种语言文字,不了解某一国度、某一历史时期的文学背景与特征,不具备有关文学的基本知识准备,不了解某一范式的游戏规则,就不可能进入文学的理解、解释或研究,就不能或无法玩这种游戏。

2016-09-14T10:51:17+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