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i,s,o,g,r,a,m){i['GoogleAnalyticsObject']=r;i[r]=i[r]||function(){ (i[r].q=i[r].q||[]).push(arguments)},i[r].l=1*new Date();a=s.createElement(o), m=s.getElementsByTagName(o)[0];a.async=1;a.data-privacy-src=g;m.parentNode.insertBefore(a,m) })(window,docu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57433109-13', 'auto'); ga('send', 'pageview');

立足唯物主义立场,我们理解教育从庙堂走向民间

从校园走向社会,从社会边缘走向社会中心是历史的发展趋势。教育在为人类社会发展提供人才资

源和思想资源的同时,也应该对社会、对自己有“好处”。教育的有用性不仅是应该和必须的,而且是无可厚非且合情合理的。因为社会的发展和进步需要教育,没有教育社会就不能进步。世界历史的发展也充分证明,教育是国家发展的“利器”和根本,重视教育是国家发展和进步的必由之路。而当今世界无论是哪个国家,都是把教育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上给予重视的。那些经济、文化、科学非常发达的国家,更是将教育视为社会文明和进步的加油站或策源地.视为国家强大和富裕的核心发展力和竞争力。而无论是富敌天下的美国,还是“人间天堂”的北欧诸国,可以说都是在教育的基础上立园和发展的。对于个人而言,教育的作用更是显而易见。无论是我国古代社会底层的“仕子”通过读书而“低登龙门”,还是当今世界许多国家的“平民子弟”通过读书而成为国家的政界显要,可以说都是依靠教育的作用,教育成为人的现代化、人改变自己社会地位和精神面貌的必然条件。而我国日前所推行的高等教育大众化运动其所以进展迅速,许多经济积蓄并不富裕的群众其所以宁愿背负极其沉重的经济负扭,却坚定不移地借钱供子女读书,就是立足于这样的认识和思想基础。可见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教育的有用性观念都是具有极其深厚的思想和制度基础的。

2017-06-06T12:29:01+00:00
网站使用cookies技术来保障用户信息和访问记录,继续使用本网站需要同意数据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