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综合技术教育的原则争论

最早的争论是马克思与蒲鲁东主义考的争论。蒲鲁东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在社会问题上根本分歧反映在教育上的一个原则问题,就是要不要人的全面发展,以及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全面发展。蒲鲁东主张实96多方面的手艺人的教育。他建议工人不要只做别针的十二部分中的一部分,而要顺次地做完它的所有的十二部分。据说,这样的工人就可以得到做别针的从头到尾的全部知识。蒲鲁东的拥护者、第一国际的成员法国教师保尔·罗宾实验过所谓的多种工艺教育的理想。在巴黎设立了学校,教给儿童20种手工工艺。马克思认为,进一步和退一步都构成一种综合运动,历史发展就是这样,谁也不会表示异议,问题是哪一种综合。不同的综合基础不同,建立在现代生产上的综合与建立在手工劳动基础上的综合,反映着不同的历史动向,前者是革命的,是历史的必然,后者是倒退的,是唯心的.是违背历史发展规律的。大家知道,现代生产的基础是科学,手工劳动的技术基础是手艺。手工劳动不需要知识与科学,当然也就不要综合技术教育了。

马克思的原则精神,反映在恩格斯在对待俄国的同一类的问题上。1880年,俄国教师敏·卡·哥尔布诺娃向恩格斯请教:在俄国(手工生产占优势)的条件下,如何对待技术教育的问题。思格斯在回信中的意思是:第一,俄国和美国不同,手工生产在俄国是需要的。第二,但是对儿童要进行普通技术教育的训练,使他们能够比较容易地转到其它工业部门去。思格斯一方面捍卫了马克思的原理的原则性,同时表现了他在原则基础上的灵活性。

2016-02-21T16:32:1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