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年来,与市场经济同时盛行的功利主义和物欲主义潮流,使恢复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的教育.在尚未完全厘清自己改革方向和发展路径的情况下,又卷入了强烈逐利和“跨越式”的发展漩涡。与经济领域中单纯或简单化的追求GDP一样,教育领域中也兴起了追求身份(x级重点学校、示范学校、星级学校等)、追求牌子(985大学、211大学、有研究生院大学等)、追求规模(学生数、学位点数、科研经费数量等)等求大、求全、求高的风气.使以必须对学校利益和名誉有用的有用性观念,成为现实教育活动中的核心价值观念。而在缺乏理性精神和高尚品格主导的发展过程中,人们对教育有用性的追求,有时达到了不择手段的地岁。而为了保证“做大做强”,教育在很大程度上丢弃了自己求实、盲德、抑恶的宗旨和传统,丢弃了自己质朴、纯洁、高雅、理性的品质和特征,变得浮躁、功利、世故、庸俗.现代科学主义思想中的工具理性观念,已经成为教育管理中的基本法则。在这种教育制度和文化共同营造的氛围中,不仅教育目标被换算成一系列数字,而且教师的价值及教师的工作也被换算成各种数字。教育中缺失了思想、信念、价值、意义等体现教育本质的基本内含(有也只是为了短暂性的装潢门面),成为骨干里虚伪功利、但表面上却高唱素质教育或为国家培养高素质人才口号的太极高手。教育这种蜕变造成的影响是,教育历史性的声誉和美名没有了,社会的尊重和信任没有了,代之而起的是人们的失望、质疑和谴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