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促进科学协会的《普及科学——美国2061计划》指出“現時教学大纲中的科学和数学内容过多过滥”,弄得学生和老师不知所措,难以迎上科学、数学和技术的发展趋势,把握科学、数学和技术的基本内涵。它建议:改变课程,减少教学内容的绝对数.软化各学科的界限,强调各科之间的相互联系和衔接。日本的《关于面向21世纪我国教育的发展方向》咨询报告中强调:“在教育内容中要沿着基础知识和基本能力的方向,开展使学生存易理解并能提高他们生动活泼学习愿望助教学”指出应从培养学生的“生存能力”这个角度来精选教育内容,使每个学生都能切实掌握“基础知识和基本能力”,并建议把精选教育内容作为今后学校教育内容改革的原则。

基于现代科技的发展、知识总量的增加,而一个人在学校学习知识的时间有限这一情况.教育内容的基本知识和基本技能的取向体现在课程设置的综合化趋势。包括两方面的内容:第一,合并若干学科,开设一些综合性课程。如美国新编的《统一现代数学》,打破了算术、代数、几何、三角的分科体系,用现代数学的集合、关系、映射、群、环、性等基本概念重新组成综合新体系。日本基础教育中开设“数理”课,包括综合数学、计算机数学、综合物理、综合化学、综合生物、综合地学等。同时在一些学校实验“综合性学习”、“合科性学校”。第二,课程结构综合化,综合设置一些灵活多样的课程,打破单一僵化的课程结构。加普通教育课程与职业课程并举,基础课程与应用课程并举,必修课与选修课并举,传统学科与新兴学科并举、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渗透。如德国在中小学生毕业前开设劳动课,对学生进行职业方向指导,就是课程结构综合化的反映。美国、日本亦有同样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