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i,s,o,g,r,a,m){i['GoogleAnalyticsObject']=r;i[r]=i[r]||function(){ (i[r].q=i[r].q||[]).push(arguments)},i[r].l=1*new Date();a=s.createElement(o), m=s.getElementsByTagName(o)[0];a.async=1;a.data-privacy-src=g;m.parentNode.insertBefore(a,m) })(window,docu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57433109-13', 'auto'); ga('send', 'pageview');

从文艺学的发生发展史来看

对文学的理解解释从来都是依据一定历史条件下的范式规定性、方法论要求或不向话语的游戏规则来进行的。我国长期以来形成的从属论、工具论的一统论独断论文学观,依循一种黑格尔式的“绝对知识”的终极件主张、怀着对人类“无限理智”的绝对信仰,对文学采取—种删略前提、删略语境、删略条件的绝对论文学观,对认识和解释文学对象的多种可能性,即多种范式、多种话语采取坚决排斥的态度,只允许一种文学理论“独裁”或“专政”。大大阻碍或延缓厂我们对文学的解释和理解。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文学界对于文学本质的反独断论或非本质主义思考,就是通过重新提问或转换提问角度来实现的。所谓“重新提问”就是将文学“作为不同于过去设定的理念的另一种新的什么。或“当作新意识到的某种东西”来认识。一方面,任何“重新提问”都是对过去既成理念、规范和定义的怀疑和重审。怀疑或“重新提问”需要提供理由。另一力面,“重新提问”又表明文学自身发生了重要的变革或转折。重新提问使作为提问对象的文学再次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使它保有再次拥有各种解释的可能性。文学研究中的每一个真正的问题都要求具有这种敞开性。

2016-09-14T10:51:50+00:00
网站使用cookies技术来保障用户信息和访问记录,继续使用本网站需要同意数据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