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i,s,o,g,r,a,m){i['GoogleAnalyticsObject']=r;i[r]=i[r]||function(){ (i[r].q=i[r].q||[]).push(arguments)},i[r].l=1*new Date();a=s.createElement(o), m=s.getElementsByTagName(o)[0];a.async=1;a.data-privacy-src=g;m.parentNode.insertBefore(a,m) })(window,docu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57433109-13', 'auto'); ga('send', 'pageview');

文学的内部规律与外部规律研究

新中国的前30年,由于现实生活的需要,现实主义的文学创作和文学理论占据主导地位.非常强调文学的外部规律研究.注重义学艺术与时代、历史、衬会、生活实践这些客体因素的密切联系,与此相关,特别重视这些因素作为表现对象和描写内容的研究,形成了一套相当完整的关于内容与形式的经典性理论:即内容决定形式,形式依赖内容,内容是形式的内容,形式是内容的形式;主张和追求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统一。进入新时期后,这些经典性的理论遭受到质疑或解构。这是内因和外因两方面综合作用的结果。从内因方面说,不承认形式的相对独立性,甚至用内容压抑形式.长期忽视对文学形式的研究;从外因方面说,新时期后移植的大量有影响的关于文学形式的理论对内容决定形式的观念产生强烈的冲击。从实质上说,“反内容决定论”是外部世界和历史领域中的“反存在决定论”和“反历史决定论”在文学领域中的表现。“存在决定意识”、“历史决定论”和“内容决定和制约形式”的基本原则,实际上是很难被解构的。一种逆向思维的产生可能有深刻的社会政治文化方面的原因。各种“反决定论”尽管达不到预期的目的,但作为对外部规律压抑内部规律、文学内容压抑文学形式的反驳,却大大刺激了文学形式理论的发展,主要表现在:(1)域外的或一定程度上本土化的从俄国形式主义,到布拉格的结构主义,到英美新批评派的形式主义和内部规律研究,催生出各式各样的文体学、文本学、语言符号形式学、叙事学、解释学、读者反应理论、接受美学等等;(2)域外的或一定程度本土化的现代主义的文学运动和文学实验,现代主义的文学形式理论更加花样翻新,令人扑朔迷离,新时期后出现的“先锋派小说”刻意营造“结构魔方”,讲究“叙述策略”.追寻和崇拜语言的变幻……这些具有精英情结和贵族心恋的小说家们尽管有一些新的探索,但由于曲高和寡.他们的现代主义的文学实验逐渐谈出读者的视野走向式微;(3)域外的或一定程度上本土化的解构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文本学理论,反对“宏大叙事”,拆解外部对象世界的整体结构.拒斥文学的内容和形式的统一性,对文本进行碎片化、平面化、浅层化和边缘化处理的同时,也增添了许多令人感到陌生的、有益的新东西。

2016-09-14T10:49:32+00:00
网站使用cookies技术来保障用户信息和访问记录,继续使用本网站需要同意数据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