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具象是最核心的一个层次

因为,就语言与语象两个层次的运作方向来看,具象是它们运作的最终指向,具象形成之后,语言、语象层的运作也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至于具象所指向、表现的思想的实现,还有待于读者的参与。也就是说,语言与语象先形成具象,具象再通过与读者等的相互作用形成思想,然后再与思想共同构成文学形象。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具象与思想两个层次看,思想又是以具象为依托的,人们只有通过具象,才能间接地把握到它们。比如杜甫的《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闽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诗写诗

人及其家人盼望国家统一的心情和听到唐军平定安史之乱的消息时的狂喜,但这种心情与狂喜并不是通过构成诗的文字的字面意思表达出来的,而是通过这些文字所构建的“涕泪沾衣”、“没卷诗书”、“放歇纵酒”、“青春还乡”等一系列的文学具象表现出来的。人们要把握这些思想,就必须对这些具象进行分析。正是因为具象在文学形象的结构中具有如此重要的地位,人们往往将文学具象与文学形象混为一谈。这在实用的层面上是可以的,但在学理的层面上,则应把它们区别开来。

2016-09-27T09:22:3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