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研究论文写作之形式逻辑的演绎推理

推理( inference)是由已知的判断(judgment),按照事物间的必然联系推出另一个判断的思维形式。任何推理都由前提(premiss)和结论(conclusion)两部分组成。只有前提正确,推理的过程符合思维的规律,即合乎逻辑,合乎充足理由律,才有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按照前提和结论的不同联系,推理可分为演绎推理、归纳推理、类比推理三大类。这三大类里面还可分为各种不同的推理形式,有不同的分类方法。演绎( deduction)推理是以一般原理为前提,由此推导出对个别事物的结论。演绎推理的基本形式是三段式。

一、直言推理:
直言推理即直言三段论,是以两个直言判断为前提推出结论。所谓直言判断是对窑观事物直接作肯定或否定的判断。直言三段式是演绎推理的代表形式,最能体现”从一般到个别”的特点。
二、假言推理:
假言推理也叫假言三段论。它的大前提是假言判断,小前提和结论都是直言判断。所谓假言判断指这种判断是假设性的,即内部包含了条件关系的判断。假言推理是依据条件和结果之间的依存关系,从某个条件的具备或不具备,推知某个结果的出现或不出现(顺肯定式或顺否定式) ;或者倒过来,从某个结果的出现或不出现,推知相应的某个条件具备或不具备(逆肯定式或逆否定式)。但条件与结果之间有种种性质不同的联系,大前提只有是既”充分”而又”必要”的条件(即有之则必然,元之必不然) ,才能进行以上任何一种形式的假言推理。而在生物学、医学领域,这样的条件是少见的。在大多数情况下,和结果相联系的或者是”充分条件”(即有之则必然,无之未必不然) ;或者是”必要条件”(即无之必不然,有之未必然)。前者只能作顺肯定式或逆否定式推理,后者只能作顺否定式或逆青定式推理。否则,都会犯推不出来的逻辑错误。
三、选育推理:
选言推理也叫选育三段论。它的大前提是选言判断,小前提和结论都是直言判断。选言判断是选择性的,即内部包含了选择关系的判断。选言判断列出了多种可能性,对这些可能性或者是否定了几种,然后肯定余下的一种,这种形式叫否定肯定式,例如上面所举局部水肿的例子;或者肯定了一种,然后否定其它各种,这种形式叫肯定否定式。选言判断提出的几种可能性必须是”穷尽”的,即列举了一切可能性,才能运用否定肯定式,否则就有把真实的可能性漏掉的危险。几种可能性之间必须是互相排斥的,才能运用肯定否定式。比如地方性甲状腺肿可能由于环境低砚,也可能由于高腆,肯定了低碗就可否定高腆,因为低碗和高腆两者是互相排斥的。但肯定了低腆并不能排除其他致甲状腺肿物质可能参与作用,因为低模和其他致甲状腺肿物质可以同时存在,互相并不排斥。
演绎推理的基础是共性和个性的对立统一。共性寓于个性之中,凡是一类事物所共有的属性,其中的每一个别事物必然具备,所以从一般中必然能够推出个别。因而演绎是一种必然性的推理。人们可以由推理得出科学的预见性,使对某一问题的逻辑证明先于实践证明。前面举的由脑内有阿片类受体推论体内应存在内源性阿片样物质便是一例,后来的确从多种组织检测出内啡吹。再如关于心肌的结构,以往尽管多数人相信它是体内一个极大的共质体(即融合状态的原生质网).不存在单个的心肌细胞,但总有一些学者对此表示怀疑。他们认为既然所有其它真核细胞都有细胞膜与相邻细胞分隔,心肌也应该是这样。
这种推论当时在光学显微镜水平没有得到肯定的证明:后来在电子显微镜下看出,心肌的确也具有单个细胞结构,间盘就是心肌细胞之间的界限,只不过此处细胞膜的结构与功能比较特殊而已。
演绎推理得出结论的可靠性首先直接取决于前提是否可靠。在生命科学中由于各种联系错综复杂,各种例外情形(如个体差异性等)层出不穷,因而完全可靠的共性前提不容易找到。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演绎推理的作用,不象它在数学或理论物理学领域作用那么突出。随着医学、生物学的各个学科从经验科学向理论科学发展间,这种状况将会发生变化,演绎推理的作用将会越来越显得重要。

2015-11-23T12:18:37+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