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i,s,o,g,r,a,m){i['GoogleAnalyticsObject']=r;i[r]=i[r]||function(){ (i[r].q=i[r].q||[]).push(arguments)},i[r].l=1*new Date();a=s.createElement(o), m=s.getElementsByTagName(o)[0];a.async=1;a.data-privacy-src=g;m.parentNode.insertBefore(a,m) })(window,docu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57433109-13', 'auto'); ga('send', 'pageview');

实用文的产生

实用文作为处理事务相交际需要的一种工具,在我国产生很早。根据《尚书·序》中记载:“古者伏羡氏之王天下也.始画八卦,造书买,以代结绳之政,由是文籍生焉。”如果说“书契”是指文字的话,那么“文籍生焉”当可看做是最早实用文的产生,但当时的“文籍”已无从可考,有据可考的则是我国殷商时期的甲骨文。甲骨文的出土揭开了实用文的谜底,说明实用文至少产生于我国殷商时期:

从出土的甲骨文来看,实用文反映了当时人们的社会生活——占卜活动,反映了商王朝的许多重大活动.其中相当部分的卜占辞记载的是奴隶主的文告。由此可见,甲骨文已具备一定的结构和格式,是连缀成篇的语言文字,它发挥着信息传播的作用.促进着社会的发展。

实用文是一种社会现象,是人类社会实践活动的产物,是人们处理生活事务及进行社会交际的结果,同时也是人类社会文明的重要标志。正如斯大林在《马克思主义与语言学问题》一文中所指出的:“生产的继续发展,阶级的出现,文字的出现,国家的产生,国家进行管理工作需要比较有条理的文书。商业的发展、商业更需要有条理的书信来往。”

同时,实用文的产生同当时拿捏有文字知识的巫史之官分不开。巫是从事占卜活动的神职人员,史则记言记事。巫史之官,是“祭主贺词者”,古代记天事、神事、人事,部是巫文之官。没有文字以前,大抵凭口耳传诵来完成这类工作,等有了文字之后,他们当然就用文字了。鲁迅先生在《汉文字史纲要》中亦指出;连属文字,亦谓之文。而其兴盛,盖亦由巫史乎。巫以记神事,更进,则史以记人事也,然尚以上告天;翻今之《易》与《书》,间能得其仿佛。至于上古实状,则荒漠不可考。

2016-05-12T15:45:18+00:00
网站使用cookies技术来保障用户信息和访问记录,继续使用本网站需要同意数据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