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选材广泛、多样

一方面,凡是与某一个主题相关的材料,散文都可以采用,这就是指散文的“形散而神不散”。广泛的材料不是无序地堆积,而是围绕某一个焦点来得到布置的。另一方面,生活中任何细小、零散的事物,都可能进入散文,引发散文创作的冲动。

文学作品的取材都应该广泛,但散文之外的体裁在取材时,多少要受到体裁本身的限制。比如冲突性不强的题材就难以人戏,而缺乏故事性的题材也不大受小说家的青睐。散文的题材与之比较,则不受什么限制。20世纪早期,林语堂宣扬小品文这种散文优点的时候,就声称宇宙之大,苍蝇之微.都可入题。

散文取材之广泛,与它本身的亚类多样性是相关的。民情风物可入游记,铁闻趣事可入杂谈,可写回忆录,情思感触可写散文诗,国家大事可作政论,身边小事可作小品,剖析时事可用讽刺性杂文,新闻事件可用报告文学……

第三,结构、写法灵活、自由。

散文写作在结构和表达等方面是随意、自由而不拘一格的。散文虽然要求小中见大,取材广,开掘深,但同时又是没有定规,最随意、最自由的。散文不像小说创作那样去塑造人物系列,设计连贯馆节,安排叙事结构,也不像诗歌创作那样要求形式整一,合韵排偶。散文对描圆,可议论,可直抒胸臆,也可惜景抒情,托物言志。点滴感触,就可以纵横掉因,旁征博引,海阔天空,铺延成文。鲁迅甚至说:“散文的体裁,其实是大可以随便的,有破绽也不妨。”东坡则说,散文写作如“行云流水”,常常“行于所当行”而“止于不可不止”。周作人说写散文好比坐在临江的房子里,一边围着火炉.一边与朋友闻谈,这自是散文的一种写法。杨朔则说他写散文总是拿它当诗来写,这又是一种写法。

2016-10-04T10:15:52+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