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i,s,o,g,r,a,m){i['GoogleAnalyticsObject']=r;i[r]=i[r]||function(){ (i[r].q=i[r].q||[]).push(arguments)},i[r].l=1*new Date();a=s.createElement(o), m=s.getElementsByTagName(o)[0];a.async=1;a.data-privacy-src=g;m.parentNode.insertBefore(a,m) })(window,docu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57433109-13', 'auto'); ga('send', 'pageview');

新中国文艺理论的发展道路

是伴随着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小国化的深刻的历史过程。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中国化在现代西方文论的本土化和中国古代文论的现代转化的过程中.经过互化、顺化和同化,日趋成熟和日臻完善。特别是新时期以来,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中国化和西方现当代文艺理论的本土化、中国古代文艺理论的现代化转化,是同步进行的。这i种理论形态和学术话语存在着—个“互化”问题,并在互化中实现各自的强化和优化。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家,应当以建设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为宗旨,吸取西方现当代文艺理论本土化和中国古代文艺理论的现代转化所取得的学术成果,丰富和发展自己,并努力凸显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中国特色和民族精神。我们应当自觉地躬行“以我为主”、“为我所用”的原则,博采众长,择善而从,优化组合,努力攀登文艺理论学科的巅峰。推动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当代发展,必须强调问题意识,倾听实践呼声,通过对时下文艺现象进行理论概括,提升中国文艺理论的当代性;积极实施“古为今用”和“洋为中用”的方针,对西方现当代文艺理论的思想资源加以内化、融通、重塑和改制,以增强中国文艺理论的世界性;促进中国古代文艺理论的思想资源的观念活化和当代生成,以优化中国文艺理论的民族性,从而创构当代性、世界性和民族性和谐有序、有机统一的中国文艺理论的新体系。

2016-09-14T10:50:44+00:00
网站使用cookies技术来保障用户信息和访问记录,继续使用本网站需要同意数据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