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i,s,o,g,r,a,m){i['GoogleAnalyticsObject']=r;i[r]=i[r]||function(){ (i[r].q=i[r].q||[]).push(arguments)},i[r].l=1*new Date();a=s.createElement(o), m=s.getElementsByTagName(o)[0];a.async=1;a.data-privacy-src=g;m.parentNode.insertBefore(a,m) })(window,docu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57433109-13', 'auto'); ga('send', 'pageview');

角色错位现象

参与研究生培养的主体主要有政府、高等学校(研究生培养单位)、研究生导师、研究牛、社会用人单位等,但目前政府对研究生教育的管理依然采取的是行政计划,赋予高等学校的办学自主权很少,政府不仅宏观上对研究生教育进行集权式管理,而且在微观上政府的管理渗透进研究生培养过程,从研究生的招生到培养计划的制定,以及论文答辩、学位证书的发放等,政府都有明确要求,政府不仅是“培养什么样的研究生”的决策者,而只是“怎样培养研究生”的决策者,高等学校只是研究生培养活动的组织者,学科专业单位只是研究生培养的简单载体,导师只是研究生培养计划的执行者,研究生只是研究生培养过程中的被动受训者。

不仅政府在研究生培养过程中角色错位,而且研究生培养单位主要是高等学校存在着注重外延扩张,忽视内涵发展,注重校内集权,忽视导师权力等现象。当前不少高校依然把主要精力放在扩大硕士学位授权点、博士学位授权点的数量上,放在扩大研究生的招生规模上,对如何创造条件、保障提高研究生的培养质量却用功甚少。与此同时,当高等学校被赋予培养硕士、博士的权力后,高等学校却将权力集中于学校管理部门,赋予导师自主的权力甚少,导师甚至没有任何自主的权力。在研究生培养过程中政府角色错位,使高等学校缺乏积极性,高校角色错位,则损害了导师的积极性。

2016-01-08T15:41:06+00:00
网站使用cookies技术来保障用户信息和访问记录,继续使用本网站需要同意数据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