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i,s,o,g,r,a,m){i['GoogleAnalyticsObject']=r;i[r]=i[r]||function(){ (i[r].q=i[r].q||[]).push(arguments)},i[r].l=1*new Date();a=s.createElement(o), m=s.getElementsByTagName(o)[0];a.async=1;a.data-privacy-src=g;m.parentNode.insertBefore(a,m) })(window,docu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57433109-13', 'auto'); ga('send', 'pageview');

文学体裁的选择,也对文学风格的形成有一定程度的影响

刘勰曾提出“因情立体.即体成势”的思想,他说;“夫情致异区,文变殊术,莫不因情立体,即体成势也。势者,乘利而为制也。” 刘勰的意思是说,任何文体的形成都根据一定的“情理”需要,从而决定这种文体特有的功能效用,而文体特有的功能作用又形成文体自身的特点和风格特色。刘勰在谈到诗体风格时说:“若夫四言正体,则雅润为本,五言流调,则清丽居宗。” 刘勰这些思想,实际上也是中国古代风格论常见的思想。体裁与风格的关系一直是中国古代文论非常重视的。陆机《文赋》说:“诗绿情而缔廉.赋体物而浏亮。”陶明膏说:“七官诗难于五言律诗,五言委婉用力少,七言沉雄用力多。五言绝句难于七言绝句者,七言字尚多,回旋可以自然,五言字益少,字字须警拔.语语须有意也。”还有所谓“诗庄词媚、曲俗谣谐”的说法等等,都说明了这点。西方文论也非常重视体裁与风格的关系。竹内敏雄说:“体裁概念在其类型性和历史性上与风格概念相似,容易与此混淆,但各种体裁‘不是’本身风格,而应当说‘具有’各自的风格。”也就是说,按体裁类型的不同,可以形成不同的风格,如叙事诗风格、抒情诗风格等。波斯彼洛夫也把体我的差异看成风格形成的重要因素,他说:“每个文学种类都具有自己的形式特征,这些特征的区别是非常大的。叙事文学的叙事性、抒情文学的沉思性、戏剧文学的对白性构成了作品的富有表现力的形象性各个方面的完全不同的相互关系,加之作品还有诗体和散文体的不同,那就更加复杂化了。因此完全可以说叙事风格、抒情风格、戏剧风格,甚至从风格这个词的本义上说也是如此。”不过,在我们谈到体裁对风格的影响时,我们应注意这种影响主要是表现在体裁类型的风格特点上,具体到某个作家或菜部作品的整体风格来说,体裁的影响显然不如创作个性的影响。

2016-11-21T14:47:00+00:00
网站使用cookies技术来保障用户信息和访问记录,继续使用本网站需要同意数据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