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i,s,o,g,r,a,m){i['GoogleAnalyticsObject']=r;i[r]=i[r]||function(){ (i[r].q=i[r].q||[]).push(arguments)},i[r].l=1*new Date();a=s.createElement(o), m=s.getElementsByTagName(o)[0];a.async=1;a.data-privacy-src=g;m.parentNode.insertBefore(a,m) })(window,docu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57433109-13', 'auto'); ga('send', 'pageview');

历史的启示

美国教育家巴格莱討论教育理论的历史发展时曾說過:“两种对立的理论很明显地贯穿在漫长的教育史中——有组织的教育实际上和文明一样的古老。虽然过分地简单化往往是危险的,但是如果谨慎从事,人们可以用某种相反的概念概括出成对的对立物.把这两种教育理论加以对照,例如‘个人与社会’、‘自由与纪律’、‘兴趣与努力’、‘游戏与工作’——或者用最近流行的说法,如‘目前需要与长远目标’、‘个人经验与种族经验’、‘心理组织与逻辑组织’、‘学生主动性均教师主动性’,用这些名词表达的根本的二元论已持续了若干世纪。”应当指出,这里所概括的情况确实是存在的。从这种概括里还可以看出,人们对两种对立的理论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把握。

从人的自由发展的角度看,我们可以把两种对立的教育理论分别称之为“自由教育论”和“强制教育论”。前面的论述表明,这两种理论的对立在不同的历立时期具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从实质上看,它们是儿童的现在与儿童的未来的对立。由于儿童的现在主要表现为儿童的需要,儿童的未来主要表现为社会的要求,所以儿童的现在与未来的对立也就是儿童(个人)与社会的对立。在教育过程中,教师主要是受社会的委托,代表社会来教育儿童的,所UL童的现在与未来的对立又表现为学生与教师的对立。

2016-12-19T17:42:16+00:00
网站使用cookies技术来保障用户信息和访问记录,继续使用本网站需要同意数据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