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i,s,o,g,r,a,m){i['GoogleAnalyticsObject']=r;i[r]=i[r]||function(){ (i[r].q=i[r].q||[]).push(arguments)},i[r].l=1*new Date();a=s.createElement(o), m=s.getElementsByTagName(o)[0];a.async=1;a.data-privacy-src=g;m.parentNode.insertBefore(a,m) })(window,docu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57433109-13', 'auto'); ga('send', 'pageview');

文学发展的历史继承性是为文学意识形态的特殊性所决定的

恩格斯在谈到哲学的发展时说:“每一个时代的哲学作为分工的一个特定的领域,都具有由它的先驱者传给它而便由以出发的特定的思想资料作为前提。”文学作为社会生活反映的特殊形式,它与经济基础的关系不是直接的,而是间接的,它是一种“更高地悬浮于空中”的意识形态。因此,文学不保政治、法律制度那样随着一定社会的经济基础消亡而马上消亡,它以审美的方式反映社会生活的特殊性,又使它不像哲学那样只能作为思想资料供后人研究。文学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意识,它不仅有认识和教育作用,而且有美悦作用。作为一种美的存在形态,它必然为后来的人们所欣赏,其永久的艺术魅力、审美价值和创造经验,必然为后世的人们所瞻仰、所揣摩、所借鉴。因而文学的发展是无法摆脱历史流传下来的文学遗产的影响和作用的。这正如法国比较文学研究者梵第根所言:“一种心智的产物是罕有孤立的。不论作者有意无意.像一幅画,一座塑像,一个奏鸣曲一样,一部书也是归入一个系列之中的,它有着前驱者,它也会有后继者。”

2016-12-13T16:01:55+00:00
网站使用cookies技术来保障用户信息和访问记录,继续使用本网站需要同意数据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