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语、句子、句群的意义

在讨论语言层的时候,我们曾经指出,短语、句子、句群的意义并不是组成它们的话词的意义的简单的相加,而是在构成自己的语词的意义的基础上,同时又在更高一级语言单位的制约下,形成的一个新的意义的统一体。而在这里我们又提出,形象所具有的思想并不是构成形象的语词的字面意义的累加,而是通过由这些语词所形成的具象表达出来的。这样,我们就不可避免地要遇到这样两个问题:第一,这里所说的“字面意义”是指构成形象的语词的单个的意义,还是指构成形象的语词短语、句子乃至勾群的意义?第二,短语、句子、句群的意义也是在组成它们的语调的意义的基础上所形成的新的意义的统一体,并不是这些意义的简单的相加,那么,作为文学形象内部构成的一个层次的思想与这些短语、句子、句群的意义有什么不同?

第一个问题比较好问答,我们所说的“字面意义”既包括了构成形象的语词的单个的意义,也包括厂由这些语词所形成的短语、句子与句群的意义。第二个问题的回答则困难一些。我们知道,语言既有普遍一般的一面,又有具体特殊的。—面。由于语词组合的方式和所处上下文的不同,这具体特殊的一面有可能被压到幕后,也有可能被突出出来,形成一个个感性的断片,这就是话象。语象的有机组合便构成具象。具象形成之后,总要指向或表现—定的思想。由此可见,作为文学形象的一个层次的思想与在语词的基础上形成的短语、句子和句群的意义是不同的。首先,短语、句子、句群的意义是在语词的基础上形成的,思想是由具象表现出来的;前者属于语言层次,后者属于形象层次。其次,参与短语、句子和句群的意义的组合的只有语词,而参与思想的组合的还有读者、文化等多种因素。再次,具象是在语象的基础上形成的,而勺语象对应的语言单位可能是语词,也可能是短语、句子乃至句群,语象是在这些相应的语言单位的整体意义的基础上转换而来的。换句话说,不管是短语、句子还是句群,它们都必须要转化为具象,而转化为具象之后,它们的意义也就耗尽了.而作为形象的一个层次的思想则要在具象形成之后才开始产生。

2016-09-27T09:22:57+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