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i,s,o,g,r,a,m){i['GoogleAnalyticsObject']=r;i[r]=i[r]||function(){ (i[r].q=i[r].q||[]).push(arguments)},i[r].l=1*new Date();a=s.createElement(o), m=s.getElementsByTagName(o)[0];a.async=1;a.data-privacy-src=g;m.parentNode.insertBefore(a,m) })(window,docu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57433109-13', 'auto'); ga('send', 'pageview');

思想层

思想是文学形象内部结构的第四层,也是最后一层。具象形成之后,总是要表现勺指向一定的思想。这里说“总是”,是指任何具象,只要形成,就必然联系着一定的思想,不管作者构建具象时是否意识到,不管具象是否复杂,甚至是否成功。这是因为.对于人类来说.任何感性具体的东西,只要与人类发生了某种联系,它就会具有某种意味与意指。作为人类精神生产的产物,文学具象更是如此,其所具有的意味与意指显然更多,更为复杂。而宽泛地说,这些意味与意指,就是思想。具象与思想就像索绪尔说的纸的正反两面,也是不可分割的。

不过,我们马上要补充说明,这种不可分割,只是说具象与思想是一种如影随形的关系,并不是说它们之间的关系是固定的、直接的,也不是说思想是具象所固有的,就像矿藏埋在矿山里一样,只需将它挖掘出来就行了。传统的理论一般认为意义是文学作品所固有的。接受美学与读者反应理论反对这种观点.认为读者的阅读是文学作品意义的源泉,意义是读者的阅读赋予的。文学作品不经过读者的阅读,不过是一种沼在的文本,只有经过问读,它才能成为活生生的文学作品。而阅读的结果,不仅不同时代的读者得出的结论和获得的感受不同,而且同一时代的读者得出的结论和获得的感受也不问。我们不同意绝对的读者赋予的观点,也不同意意义是文学作品所固有的观点。我们认为文学作品的思想是在阐释的过程中产生的.但这种阐释是以具象为基础的,受它的引导与制约。一方面,读者以具象为基础,依据一定的阐释体系进行阐释;另一方面,他又要时时回到文学具象,检查自己的阐释结果是否与具象相符,并改变与修正不符的部分。

文学形象所包含的思想,有的是已经为人们所意识到了的,有的是人们尚未意识到的。因此思想也可分为两个小的层次,可以称为意义与内蕴。

2016-09-27T09:23:20+00:00
网站使用cookies技术来保障用户信息和访问记录,继续使用本网站需要同意数据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