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i,s,o,g,r,a,m){i['GoogleAnalyticsObject']=r;i[r]=i[r]||function(){ (i[r].q=i[r].q||[]).push(arguments)},i[r].l=1*new Date();a=s.createElement(o), m=s.getElementsByTagName(o)[0];a.async=1;a.data-privacy-src=g;m.parentNode.insertBefore(a,m) })(window,docu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57433109-13', 'auto'); ga('send', 'pageview');

从经验到科学

关于经验与原则、原则与规律、规律与经验之间的关系,历来属于哲学范畴讨论的重要问题之一,创造教育作为教育科学的发展,也必须搞清这些问题。

教学经验是从教学实践中得来的。经验可分直接经验和间接经验。正在实践着的任何经验,部有直接和间接的二重性。即使“模仿”也是如此。经验的个体化,往往使经验具有片面性。经验在实践中被修正,使经验发展到一定程度,就能揭示事物的客观发展现律。因此经验也有一定的客观性。“学而时习之”、“温故而知新”,这些关于学习规律的描述无不闪烁着经验的光辉。例如,陶行知、杨贤江是伟大的教育思想家,他们对于教育学的贡献既有经验的结晶,又有规律的揭示。

教学原则是人们根据直接的或者间接的、或者二者兼而有之的教学经验以及入们从正在揭示的教学规律的“半成品”中,按照对教学过程现阶段的认识,把那些具有实际作用的信条、或价值观念相近的见解、或对立的经验组合在一起进行选择的结果。一殿来说,行之有效的作法更接近原则,大家公认的原则更接近于真理。因此,现存备种放学论中所涉及的原则可能仅仅是经验的归纳,也可能是已足够成熟的真理。当然,这种“二元论”的观点会引起认识论上的关于“真理只有一个”的混乱,然而许多事物都是这样的。原则“是经验主义者所能到达的终点,却是辩证唯物主义者新的行程的起点”。

2016-08-30T09:55:54+00:00
网站使用cookies技术来保障用户信息和访问记录,继续使用本网站需要同意数据隐私条款 接受